逃去西澳避个暑—小游珀斯 (Perth, Australia)

逃去西澳避个暑—小游珀斯 (Perth, Australia)

早起出门散步,看着天空被初升的太阳映染成一片玫瑰色,清冽的微风夹杂着些许海水的咸涩,远处传来自行车打铃声……我看着眼前油画一般静止的清晨,想着国内40度的桑拿天,暗自庆幸做了这个正确的决定:绕开游人如织的热门景点,“逃”到这座被称为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珀斯(Perth)

本人对珀斯的印象是“名不见经传”。而事实上,比起早就被华人占领半壁江山的澳洲其他城市,珀斯拥有更原汁原味的澳洲本土风情。作为“全球最佳居住城市”前十榜单中的常客,80%以上的西澳人居住在这里 。(不过尽管如此,这个西澳的首府和国内的任何省会城市比较起来,也还是“人烟稀少”。)

东.珀斯

西.珀斯

每天早起散步,有机会发现珀斯的涂鸦!以前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涂鸦,觉得多数是粗鄙的“鬼画符”。珀斯人民的涂鸦就很让人刮目相看了,题材、色彩、细节、还有就是惊人的尺寸!

汽车接近市区时,马路两边的房屋开始多起来,但多数是二三层的小别墅,掩映在鲜花浓荫之下。只有在CBD区域,才有一片现代化高楼,俯视着伊丽莎白码头Elizabeth Quay,格外显眼。

珀斯全新开发的综合性CBD商圈,让城市焕发出动感和活力

珀斯全新开发的综合性CBD商圈,让城市焕发出动感和活力

受19世纪欧洲淘金热影响,英国殖民者开始在此定居,并在1829年将这座城市定名为珀斯。时至今日,漫步在珀斯街头,仍可以从那些传统而富有古典主义的建筑中,感受到英国殖民时代的痕迹。穿行于伦敦街(London Court)鳞次栉比的小商铺、餐厅和酒吧,在随便路过的咖啡店喝杯咖啡,生出些许恍惚。

还沉浸在怀旧思绪中的我,突然被城市上空响起的朗朗钟声带回现实。邻桌的老太太举起手中的啤酒杯,向我露出灿烂的微笑,“You see?That bell tower!You don’t want to miss it!”

 4条免费cat公交连接市内几个主要景点, 搭乘“蓝猫“免费巴士即可抵达天鹅钟塔

4条免费cat公交连接市内几个主要景点,搭乘“蓝猫“免费巴士即可抵达天鹅钟塔

这座位于珀斯市中心的天鹅钟塔(Swan Bell Tower)是整座城市的新地标之一。钟塔造型独特,宛如一只天鹅伸直细长的脖颈,高贵优雅的站立在城市中心,守护着珀斯。钟塔收集了来自英国各地的18个大钟,在乐师的敲击下奏出特定的乐曲。旋律袅袅回荡在城市上空,和来来往往的人群交织成一副奇异的景象。

穿过钟塔徒步十分钟,就可以抵达全世界最大的城市花园——国王公园(Kings Park)

公园沿天鹅河畔(Swan River)而建,占地400公顷,拥有多达319种植物和80多种鸟类,并免费开放给所有市民及游客,不仅为人们提供了极佳的休憩娱乐场所,更是公共教育和园林艺术的肥沃土壤。

走着走着就能发现一些新奇植物,仿佛在城市花园里进行大冒险

顺流而下,漫步在郁郁葱葱的植物海洋,抵达公园的至高点。此时,天鹅河、城市天际线、达令山脉(Darling Ranges)、以及整个珀斯城尽收眼底。若在清晨,便可和整座城市一起苏醒,身体里仿佛注入无穷活力;若在夜晚,远处的灯火星光摇曳闪烁,又是别有一番滋味。

浓云密布下让心里生出些许躁动不安,但幸好,雨过天晴的彩虹和明亮的心情才是珀斯的常态

距离珀斯19公里处,是澳洲最大的港口弗里曼特尔(Fremantle),也是天鹅河的出海口,更是珀斯的发源地,记录着殖民者最初踏足这片土地时留下的痕迹。

不知道为什么,我竟然选择了弗里曼特尔监狱(Fremantle Prison)作为抵达后的第一个目的地。这座已经有着超过130年历史的监狱,最初是由英国运来的囚犯自行建造,戒备极其森严。1992年作为景点对游客开放。

弗里曼特尔监狱(Fremantle Prison)

走在阴森的过道,我仿佛听见囚犯脚上拖拽的铁链发出空洞的回响。看着暗无天日的囚室、和简陋却剥夺了无数人生命的绞刑架,我想起《双城记》里,马内特医生在逃离巴士底狱后,失常的心智和恍惚的神情,让人不寒而栗。走出监狱,阳光明媚得仿佛要驱散一切黑暗,一只海鸟掠过眼前,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每到一处去逛逛菜场是我的老节目,听说珀斯有超级棒的集市,立刻前往。交织错落的格局、熙熙攘攘的人群、飘散在空气中的食物香气、还有对下一秒会遇见什么的期待。

这里的食物让人安心,即便吃了很多高油高热量的“垃圾食品”,肠胃也不觉得负担

1897年,弗里曼特尔集市(Fremantle Market)开张,当时的游客乘坐马车纷至沓来。而时至今日,弗里曼特尔集市仍坚持着“做西澳最棒的集市、为游客和当地人提供最佳体验”的初衷。周五、六、日开放的集市上,不止有新鲜地道的西澳美食、独特的香料和食材,更是艺术家们的聚集地。

从弗里曼特尔线终点站向南步行20分钟,或搭乘“灰猫”巴士抵达

在一个色彩极其丰富的手工香皂摊头,我随手拿起一块闻了闻,十足的芒果香味, 在鼻腔晕散开来,久久不退。似乎是摊主的姑娘对我俏皮地笑笑,“好吃吧?”我被她逗乐了,一口气买下好多块作为伴手礼。

自从开始钻研咖啡,淘豆子也成了我旅行的娱乐必选。看这个摊子,敞着袋子买烘好的豆子,站在摊边上,咖啡豆之香,唇舌欲动。这家烘的豆子颇深,但是有混加进不同的口味,marshmallow(棉花糖)、grand marnier(一种叫做柑曼怡的香橙力娇酒)的香味十分讨喜,入手!这种额外添加了口味的豆子,有点类似茶叶里的茉莉花茶、八宝茶的意味,纯粹的老茶叶筒们可能是不屑的,但是娱乐性强,外行喝个热闹。也特地入手了一只澳大利亚本地产的豆子,后来杯测表象果然和曾今在树上看到过的,干香四平八稳 + 略有木、土气,算不得是鲜亮的好豆子啦。

一个集市可以说是一个城市文化的缩影。在弗里曼特尔集市,明丽丰富的色彩、纯净天然的食品、不同艺术风格的碰撞给我留下深刻印象。如果说还有什么,那一定是借由这个集市所触摸到的过去,至今仍深深打动着我吧。

在从弗里曼特尔回珀斯的路上,去了当地人周末的度假胜地——科特斯洛海滩(Cottesloe Beach)。在此看一场“印度洋的最美日落”,是我出发前就列好的To Do List之一。五点抵达时,云层已经见厚,从天际弥漫过来的大朵云彩,似乎在预告一场盛大的狂欢。

这样的背影,颇有点吟游诗人对远方家乡的怀念意味

这和在斯里兰卡科伦坡看到的印度洋的日落相比,科特斯洛海滩似乎裹着着一丝淡淡的乡愁,可能因为这里是冬季。风在耳边是呼啸着的,浪头不断,嘴巴里的咸涩越发的明显了。。。

离科特斯洛海滩不远的还有个很美腻的去处 – 莫斯曼公园Mosman Park),墨蓝的水 + 湛蓝的天 + 棉花白云,和停留在这水天间的游艇。这次第,恐怕就让人一心只想到退休后的生活了。

在离开珀斯前一晚,我和朋友坐在 The Stable Bars (在 Hay street 888号),享受这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城市”的清静。恰逢那天有足球比赛,澳洲群总对他们的可以用手踢得足球十分热衷,在赛事结束后,人流涌入,大家兴高采烈的样子,能推断得出赛事很精彩。人多了,我们就又“逃”了。

评论

WHO WENT THERE

travelthruthelenses

travelthruthelenses

读万卷书 | 行万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