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普敦印象(Cape Town, South Africa)

开普敦印象(Cape Town, South Africa)

非洲大陆最南端的国家是南非(South Africa),它的西南角有个美丽的地方, 叫做开普敦Cape Town)。我2013年的非洲之旅就始于那里… …

据说,葡萄牙的一位航海家巴托罗缪·迪亚士(Bartholomew Diaz)在1486年首次于航海日志中描述到开普敦这个地方。 整个城市背山面海迤逦展开。坐缆车到山顶向下望, 整个城市和海湾尽收眼底。

这个南非的第二大城市

这个南非的第二大城市

看见上图里左手边的那个小岛了么? 那就是罗本岛Robben Island), 南非的国父级人物、前总统纳尔逊·曼德拉(Nelson Mandela)长达28年的监禁时光, 其中有17年是被关在这个才0.7平方公里的小岛的监狱里(这样的毅力和坚持, 真的很让人钦佩!)。 1999年罗本岛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岛上监狱现已改建为罗本岛博物馆。

上图里的海湾叫做“桌湾” – Table Bay,因为开普敦那个最最著名的“桌山”(也叫“上帝的餐桌” – Table Mountain)。瞅它四平八稳的样子, 还真满是桌子那么回事儿。

“上帝的餐桌” (也叫桌山,Table Mountain)

“上帝的餐桌” (也叫桌山,Table Mountain)

关于桌山之云还有一个久远而有趣的传说:一天,一个名叫范汉克斯的海盗在桌山附近和一个魔鬼相遇后,他们便在一块马鞍形的岩石旁一边吸烟斗,一边攀谈起来。情绪不错的魔鬼向海盗透露说,山上只剩下一个为赎回罪孽的魔鬼保留的温暖洞穴。准备改邪归正的海盗灵机一动,提出与魔鬼进行吸烟比赛,谁赢了,那个温暖的去处就属于谁。他们的竞赛一直延续至今,因此桌山上从此总是云雾缭绕。那为什么冬天就没有云了呢?那是因为魔鬼和海盗年事已高,在阴冷潮湿的冬日暂停比赛。

我没去爬桌山,海拔1082米,也不知我有没有那个脚力。 不过上桌山也是有缆车的。 山下港口那里有好多好玩、好吃、好购物的去处, 随便就能消遣个大半天。

 

另一个更加要说一说的就是“好望角”了,Cape of Good Hope

牌牌上说的是“好望角 非洲大陆的最最西南点”

牌牌上说的是“好望角 非洲大陆的最最西南点”

那么这里距离我亲爱的祖国到底有多远呢?上图为证吧… …

看见了么,距离我们的帝都12933公里

看见了么,距离我们的帝都12933公里

看着这么远的距离清清楚楚地写出来,让我这个经常跑来跑去的人也不禁心头一惊,真的离家好远哦。不过,角角很温情, 在1860年起, 就为所有远航的人们立起了一座灯塔。铁塔是提前铸好的,然后被立在高出海平面249米的悬崖上。在那个还没有电灯的时代,这个灯塔的光亮是以“烛光” – Candlepower 为计量单位的,2000烛光的亮度, 能保证船只在67公里开外的海面看到灯塔。不过, 这个灯塔在1919年就停止使用了,因为海上的雾气、和云层常常会遮住灯塔的亮光, 被另外的灯塔代替了。

从 1860 到 1919 灯塔还是照亮了很多要归家的船只吧

从 1860 到 1919 灯塔还是照亮了很多要归家的船只吧

天色渐暗,灯塔不再亮了... ...

天色渐暗,灯塔不再亮了… …

灯塔的山崖上风非常大,有一件能压风的外套很重要。往山崖下看翻腾的海水, 不知当年发生过什么样的故事哦。

这个蓝, 美不美?

这个蓝, 美不美?

走下山崖, 迎面而来的海风,立足在海滩上,是个让人止不住会神游的地方。

这里的海滩砾石居多, 看着好沧桑

这里的海滩砾石居多, 看着好沧桑

巨大的海带、或许是海草卷着海水咸咸的味道,扑面而来啊

巨大的海带、或许是海草卷着海水咸咸的味道,扑面而来啊

这里会让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天地自然之间

这里会让人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是在天地自然之间

 

此行非洲,重头戏是要去看野生动物, 在开普敦我们就先热身了一下, 去拜访了一下南非的企鹅African penguin)。这种非洲企鹅个头比较娇小, 不过嗓门可大着呢!所以也被称为“叫驴企鹅” – jackass penguin;又有名称为“黑足企鹅” – black-footed penguin

去看企鹅的路上

去看企鹅的路上

4个小伙伴

4个小伙伴

企鹅走路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企鹅走路的样子真的很好笑

生活在这样的水域,如果再鱼儿多多,简直企鹅界之天堂

生活在这样的水域,如果再鱼儿多多,简直企鹅界之天堂

 

如果你不怕晕船, 从 False Bay 出海, 不一会儿(20分钟吧)你就能看到海豹岛Seal Island)。这里因为岛上聚集着成千上万的海豹而闻名。

海风大、海浪高,容易晕船的朋友要有个准备才稳妥

海风大、海浪高,容易晕船的朋友要有个准备才稳妥

我觉得左边仰首挺胸的那只一定是这群海豹的首领吧

我觉得左边仰首挺胸的那只一定是这群海豹的首领吧

这些海豹只可远观,而且一旦海豹下了水,就很不容易看清它们

这些海豹只可远观,而且一旦海豹下了水,就很不容易看清它们

有一件事情, 我没能求证。 开普敦的西边是大西洋,南边则是印度洋。有据说, 登高望海的时候, 如果你看见洋面上有线条分割深浅两色水域, 那么那就是两片大洋的洋流擦肩而过的地方, 所谓深浅色差是水温和海水浓度的不同造成的。不过我好努力地看了, 没有看到。

那条线在哪里啊?

那条线在哪里啊?

 

起始点写的差不多了,接下来要慢慢地写我在非洲原野见识到的各种“毛孩子”了!

Comments are closed here.

WHO WENT THERE

travelthruthelenses

travelthruthelenses

读万卷书 | 行万里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