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见斯里兰卡, 科伦坡篇 (Colombo, Sri Lanka)

又见斯里兰卡, 科伦坡篇 (Colombo, Sri Lanka)

2014年8月第一次去了斯里兰卡, 不想机缘巧合, 今年又有机会去。但是赶上斯里兰卡30年不遇的暴雨天气,低气压下的印度洋分分钟有着要扑上岸来的气势。

潮水夹着巨大的声响,层层涌来

潮水夹着巨大的声响,层层涌来

但是不论风浪大小, 斯里兰卡的西海岸无疑都是欣赏印度洋日落的好地方。

斯里兰卡的西海岸的日落,摄于 Galle Face Hotel

斯里兰卡的西海岸的日落,摄于 Galle Face Hotel

斯里兰卡的西海岸的日落,摄于 Galle Face Hotel

斯里兰卡的西海岸的日落,摄于 Galle Face Hotel

这里想特别提一提科伦坡的一景: Galle Face Green, 有翻译为“加勒菲斯绿地”。

沿着海岸线那片狭长的绿地就是 Galle Face Green

沿着海岸线那片狭长的绿地就是 Galle Face Green

斯里兰卡曾先后成为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的殖民地。 Galle Face Green 最早是荷兰人清理而成, 主要是为了让要塞的大炮能够有足够的空间开火。 后来, 在1859年,由当时的英属锡兰总督亨利·沃德爵士(Sir Henry George Ward)开辟成为绿地, 为的是让英国女士们和孩子能出来散步。(顿时感受到十足的英国绅士的风度啊… …  所以我想,尽管饱受内战的困扰, 但斯国各处古迹保存的非常之好, 而且出了世界上第一位女总理, 并且是担任了三届的女总理, 又出了斯里兰卡第一位民选女总统, 是不是深受了英国的影响呢?)

Galle Face Green 上, 小贩们在售卖风筝

Galle Face Green 上, 小贩们在售卖风筝

绿地上有各种小贩

绿地上有各种小贩

漫步在 Galle Face Green 上, 不经意中, 居然遇到了耍蛇人! 这条眼镜蛇个头不小, 果然像传说里那样, 随着耍蛇人的音乐摇摆起来。 我缓缓蹲下来拍照, 心里那个叫紧张啊… …

本人距离眼镜蛇最近的一次 只能用惊悚二字来形容

本人距离眼镜蛇最近的一次 只能用惊悚二字来形容

站在 Galle Face Green 的海边, 过来一个大一点的浪,裤脚全湿了

站在 Galle Face Green 的海边, 过来一个大一点的浪,裤脚全湿了

在 Galle Face Green 上遥看 Galle Face Hotel

在 Galle Face Green 上遥看 Galle Face Hotel

这个 Galle Face Hotel 可能是斯国、甚至是世界上最年长的酒店, 建于1864年, 已经150多岁了… 酒店客房数量虽然不太多, 156间, 但是面积非常大, 漫步其中, 处处透着一种那种莫名的殖民时期的范儿。

Galle Face Hotel,楼层走廊里到处是古旧的照片

Galle Face Hotel,楼层走廊里到处是古旧的照片

Galle Face Hotel, 走廊里的灯

Galle Face Hotel, 走廊里的灯

特别让我有感触的是 Galle Face Hotel 的降旗的仪式。说不清这个仪式是从哪年开始的了, 风笛手的装束完全一派苏格兰的风格, 在酒店礼宾部的陪同下, 每天在日落西“洋”的时分,来到酒店海边的旗杆边, 完成庄严的降旗仪式。

空气湿度太大, 镜头上的雾气给肃穆的仪式平添了一抹朦胧、浪漫

空气湿度太大, 镜头上的雾气给肃穆的仪式平添了一抹朦胧、浪漫

风笛的乐声颇是撩人心神

风笛的乐声颇是撩人心神

我少不了又要杀去当地的菜场, 这次去的是以斯国女总理 Bandaranaike 命名的、于1976年开放的市场 (你看, 一个菜场都40年历史了呢), 蔬菜瓜果, 一应俱全!斯国阳光、雨水充沛, 各种作物都长得硕大, 偏偏藕生的及其细小 (图8)。小贩们极其热情, 不停地让我们品尝,我没太客气哈,尝了个遍!同行的大厨盛情难却,挑了些肥美的鲜果, 回去榨了汁,可口滴很呢!

斯国风土人情十分丰富, 抽空继续写。Bye for now…

评论

WHO WENT THERE

travelthruthelenses

travelthruthelenses

读万卷书 | 行万里路